邢台大案回顾:邢台县司法局长恶念一闪制造了1999年“1.20京广铁路爆炸案”

xtxxw 10月前 1085

99年河北京广铁路爆炸案恶念生于一瞬之间

1999年1 月20日晚,河北省邢台市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铁路爆炸案。

当晚8 时零3 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京广铁路邢台至官庄段的铁轨被炸断。时值春运客流高峰期,运输繁忙的铁路大动脉被中断运行了3
小时41分。

不仅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且在境外产生极坏的政治影响。上上下下对此案的侦破极为关注。

2
月15日,农历除夕。在万家团聚、九州同庆的喜庆日子里,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从河北省邢台市传出:震惊全国的“1.20”特大爆炸铁路案成功告破,3
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入法网。

3 月25日,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4
月初做出一审判决:以破坏交通设施罪、爆炸(未遂)罪判处李虹新、王庆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一章:春运高峰,京广线被炸

时间回放到1 月20日,这天夜幕降临,紧靠着京广铁路线西侧的邢台县会宁乡兴华村的村民们还在欣喜地盘算着怎样过好今年的春节。晚上8
时许,突然一声巨响,使不少人家的门窗玻璃全部震碎。他们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巨响过后,位于铁路东侧的晏家屯乡辛村的村民们被惊得跑出屋外,定了下神,便有人拿起手电筒,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铁路上尘雾弥漫,余烟未消。

跑近一看,原来一根铁轨已被炸断,两根铁轨之间被炸了一个大深坑。村民们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人便用手机拨通了110。与此同时,邢台县铁路护路联防队的3名队员,正在远处巡逻,听到巨响,也火速向现场奔来。在现场,他们留下一人看护,另外两人跑上公路拦了一辆车,找电话报了警。附近的群众围拢上来了,不少人纷纷拨打着110
,报警电话不断传向警方。

爆炸发生的准确时间是20时零3 分。大约10分钟后,警车呼啸着已经赶到现场。

之后,铁路的抢修工人们也已赶赴了现场。邢台市公安局和邢台县公安局负责人在率警赶赴现场的同时,向省公安厅进行了报告,省厅刑侦局一面紧急派员增援,一面立即发出指令,要求邢台、邯郸、石家庄等地警方在沿线架网布控,围追堵截。

邢台警方赶赴现场后,围绕现场立即拉起一圈50米的警戒线,刑侦技术人员利用铁路抢修工人们的焊枪照明,开始了紧张的现场勘查。

爆炸现场距市中心约10公里,准确的爆炸点在京广铁路线下行线的368
公里980米处。爆炸现场有1.06米的钢轨被炸断,形成了一个60厘米见方、34厘米深的炸坑。

现场勘查进行了半个小时,铁路工人立即投入抢修,整个京广线的铁路运输在中断了4 个小时后,终于抢修完毕,恢复了通车。

发生铁路爆炸案引起了中央和省领导的极大关注。他们要求公安机关全力以赴,尽快破案,消除隐患。公安部部长贾春旺、铁道部部长傅志寰、副部长刘志军,河北省的党政领导都作了重要指示,要求公安机关全力以赴,尽快破案消除隐患。公安部并将此案列为全国挂牌的重要大案之一予以督办。

为尽快侦破此案,铁路和地方公安机关成立了联合破案指挥部,由河北省公安厅厅长俞定海和铁道部公安局局长张起增任总指挥,并迅速组成专案组,由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曹爱平任专案组组长,北京铁路公安局局长姜战林和刑台市公安局局长张思岚任副组长,成立联合破案指挥部和“1.20”专案组,从地方和铁路公安机关抽调大批警力投入侦破工作。

第二章:艰难排查,线索纷乱复杂,案件陷入迷津

专案指挥部成立之后,立即对案件性质、侦查方向进行了缜密分析,并对犯罪分子的职业和性格特征进行了刻画。同时刑侦技术人员经过对爆炸现场提取的物证进行反复分析研究,警方初步分析认为,这是一起有计划、有预谋、采取爆炸手段,通过破坏铁路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恶性案件。犯罪分子应当具备爆炸的知识和技能,具有接触爆炸物品的条件。专案指挥部研究制定了严谨、周密的侦破方案,铁路与地方公安民警混合编组,协同作战并将现场周围9个县(市)作为侦查重点,尤以邢台市内桥东、桥西二区和邢台县为重申之重。

在案件线索的排查中,一连几天的时间虽一个个可疑人员纳入了公安民警的视野,一条条重要线索汇集到专案指挥部,却又一个个先后被排除或被否定。

1月22日,专案指挥部召集现场周围的县、市区公安机关负责人通报案情,部署任务,明确要求,全警动员,全局排查。北京铁路公安局局长姜战林从北京、天津、石家庄迅速调集70余名民警,一方面参加混合编组的调查摸底工作,另一方面昼夜加强了线路的巡线设伏。专案混合编组对现场6个乡镇进行逐村、逐队、逐人重点排查,对案发时途经现场及现场周围活动的车辆、人员进行认真反复的调查访问。

1月23日晚,根据专案指挥部的部署,铁路和地方公安机关,充分发挥群众,开展大规模的巡逻、清查,打击现行犯罪摸排案件线索,发现可疑人员,确保铁路安全。

一条又一条重要线索汇集到专案指挥部,经甄别又被相继否定,一个又一个可疑的人员纳入公安民警的视线,经调查被先后排除,从一条线索的搜集到否定,每个人每条线过都有一段故事,都有公安民警付出心血。

据案发现场附近的群众反映,爆炸前后有两辆开往北京的长途客车曾在现场附近停留过。担任专案组第一副组长的姜战林立即下令从北京铁路公安机关抽调20名精干警力速赴马甸、六里桥等车站,寻找停留的长途客车,进行调查访问。姜战林局长和局政治部主任程亚力还亲自率领专案组民警在邢台登上从北京开往河南固始的长途客车,亲自了解询问客车司乘人员。为了找到当日乘车的乘客,进一步了解情况,姜战林派得力民警连夜赶往河南固始县,经过一天两夜的紧张工作,终于在淮河大堤上,找到了9名乘客,进一步了解情况。另一辆保定到郑州的长途客车的情况也被铁路民警查清,经过连夜在北京、保定、定州、邢台以及河南等地查找寻访,费尽周折,侦查民警找到司乘人员进行访问,但收获甚微。又有群众反映,案发时在现场南侧的一个铁路涵洞口,曾有一辆摩托车停留,专案组立即派员查找,在近似大海捞针的繁冗琐屑的工作中,找到该摩托车的车主,也是无功而返。

通过对几百个村庄、居委会和几千个单位、商业网点以及生产、贮存、使用爆炸物品的处所进行梳蓖式的排查,铁路和地方公安民警混编的专案组民警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顶严寒,战风霜,顽强拼博,夜以继日地对现场附近的145个村庄、332个居委会、3403个单位和商业网点以及生产、贮存、使用爆炸物品的324个处所进行了梳箅式摸排,调查访问群众近14万人。

通过现场勘查,调查访问,模拟实验和案情分析,1月27日,专案指挥部的决策者们运筹维幄,姜战林在案情分析会上明确指出了犯罪嫌疑人对现场情况比较熟悉,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所以要坚持立足本地的指导思想。

在“1·20”特大铁路爆炸案之前,邢台市还曾发生一起“1·1”爆炸未遂案。1999年元旦那天,邢台市委墙外的邢台市桥东区西园南街的女厕所内挂着一个装满炸药的编织袋,内有两只钟表,一只电池和连接电线的爆炸装置,人们发现后,立即报警,经警方勘查证实,这是一个定时爆炸装置。

此案发生后,邢台市公安局当即展开了深入细致的侦破工作,但“1·1”一案尚未突破,“1·20”案又接踵而来,是偶然巧合还是有内在联系?

从现象上看,一为定时爆炸装置,一为火雷管炸药包,二者之间似乎无内在的联系,但是,两起案件共同之处在于,爆炸物均有硝胺炸药,都是企图利用爆炸方式报复社会,制造影响,而且从逻辑上分析,不能排除犯罪分子第一次爆炸未遂,转而再次铤而走险的因素。

经过深思熟虑,缜密系统的分析研究后姜战林在专案分析会上坚定地提出了对“1·1”爆炸未遂案和“1·20”爆炸案进行联案侦查,他认为两起案件虽然时间、地点不同、爆炸方式不同、构成条件没有必然联系,但是,疯狂报复社会的犯罪动机和目的却是一致的。在案件侦破一波三析出现起伏,线索扑朔迷离的关键阶段,姜战林果断坚持了两案并侦,以案带案的侦破思路,以“1·1”案件提取的物证为突破口,缩小侦查范围,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果断决策定方向,联案侦查有突破,这一果断决策对全案的突破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三章:苍天有眼,目击者讲出“大鼻子”

一个重要的线索终于出现,石家庄铁路公安处民警白成林和马立民负责对现场周围近30多平方公里的工厂、饭店、村庄进行调查摸底工作,他们以主动克服重重困难,积极认真进行调查,深入细致地开展排摸,在多次工作没有线索的情况下,不灰心,不气绥,凭着过硬的业务素质,对有可能知情的人员反复进行访问,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不漏掉各种嫌疑人员。1月23日上午,他们根据专案组的布置,第三次来到现场东侧的面粉加工厂,还象前两次一样,面粉厂的老板仍然一问三不知,守口如瓶,不肯提供任何情况,白成林和马立民两位民警凭着一股韧劲不厌其烦地连续几个小时泡在厂子里,通过聊天拉家常讲道理,耐心细致地说服动员,终于使厂里的老板无可奈何地透露出有两个工人可能知道一点情况,白成林和马立民抓住这一线索紧紧不放,他们不顾疲劳和饥饿,立即找到两名知情人,又是一番反反复复的思想工作,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用真情感动了知情人,使之打消了顾虑,提供了极有价值的线索。

1月20日晚8时许,住在附近的两位农民骑自行车从现场附近经过,去面粉厂上夜班,他们下意识地看到107国道东侧的路边上停放着一辆“大鼻子、铁壳子、齐屁股”的小汽车,车身上还有明显标识。他们没在意,其中的一位在路边小解时,爆炸发生了,随后,他们发现那辆汽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专案组没有放过任何与现场有关的蛛丝马迹。经查,所谓“大鼻子、铁壳子、齐屁股”汽车,在邢台共有6
种车型,经多方查实,出现在现场的汽车为“星达”牌,此车型共有16辆。他们逐车逐人地进行调查,结果证实,案发当天,只有邢台县司法局局长李虹新驾驶的这样的“大鼻子”汽车从现场经过,并作过停留。茫茫人海中,李虹新浮出水面,进入专案组的视线。

1月27日,侦查人员与李虹新进行了第一次接触。李虹新说当天晚上他确实曾与一位名叫王庆虎的朋友驾车前往住在庞马村的一位朋友家里,但时间是晚上7点多,当时停车是为查看路标,顺便解手,也没有听到什么爆炸声。

根据指挥部的指示,民警将李虹新、王庆虎以及马村那位朋友一同请到专案组驻地进行询问,并未发现其他破绽。但待三人分别离开专案组后,民警却注意到李虹新并未回家,而是去了王庆虎处,次日用特殊手段对李虹新驾驶的汽车进行检查,亦发现一些疑点。

李虹新成为专案指挥部确定的重点嫌疑对象之一,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爆炸系李虹新所

为。指挥部决定采取欲擒故纵,敲山震虎的策略,从外围入手,进一步调查核实。

1月29日上午,李虹新的好友王庆虎再次被请到专案组驻地谈话,谈话期间,王庆虎借口上厕所,乘机溜走。专案组将计就计,对他置之不理,直到2月8日上午,王庆虎又主动来到专案组接受询问,他哪里知道,在他“失踪”后的8天里,李虹新与他的秘密联络尽在专案组的掌握之中。

与此同时,专案组加紧工作,力求获取更有力的证据。经过“1·1”案现场遗留物证的调查表明,其电雷管产自辽宁,去年5月,邢台县化轻公司曾购进5万枚,管尾染有孔雀绿色标识的低质电雷管,其中4.8万枚已销往邢台县羊范乡的10个矿点,另2000枚销给皇寺乡。据此,专案组在羊范乡进行了滴水不漏的排查后,又集中了40名民警,开始全力“啃”皇寺乡。

2 月7
日,在皇寺乡云天饭店,李虹新与其妻弟甄某一起吃饭的情景已经纳入了侦查人员的视线。因为彼此相识,皇寺乡派出所所长刘增仁上前与他们二人打了招呼。李等二人吃完饭便分手各奔东西,可是等刘所长突然又返回该饭店打电话时,他却发现李虹新和他的妻弟也返回了这里。

他们很像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匆匆离去,急着返回,又像是在这里正在等着什么。

2月8日一早,侦查人员从皇寺乡的一家石子厂厂长处了解到,昨天晚上,皇寺派出所民警甄某将他曾呼到云天饭店。当时甄指着身边的一个人说:“这是我哥,他开着铁矿,前些日子买了些炸药,碰不上数了,如果公安局来查,你就说炸药是在你这里买的,一共买了14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

民警白成林和蔺新建在皇寺乡爆炸物品管理站调查药品流向时,发现自己皇寺乡八方石料厂曾于去年9
月30日从皇寺爆炸物品管理站买过炸药和雷管,但经询问石料厂的厂长侯会敏,侯却矢口否认。通过登记本进一步发现这个侯老板候曾于去年10月15日购买销胺炸药5袋,每袋40公斤,雷管40枚。但是侯老板的妻子对前来调查的民警说其厂子98年从未购买电雷管,并称每次买雷管炸药均有鉴字,民警随即带侯老板的妻子到皇寺乡民用爆炸物品管理站核实,确认该石子厂确未买过电雷管。经查,在购买炸药的存根上签字的是甄某。显然,甄某是冒用了石料厂的名义。经过爆管引工作人员回忆,就是这个皇寺派出所的甄某用石料厂的名义购买炸药和雷管。

2 月8
日,指挥部果断决定,立即派出几路人马,对所了解到的情况进行进一步的印证,并将甄某“请”到了专案组驻地。经过反复较量,甄某终于吐露了真情。去年9月,他受其姐夫李虹新所托,假冒八方石料厂的名义开具了一个购买证,从皇寺炸药物品管理站购买了5袋硝胺炸药和40枚电雷管,交给李虹新运走。元旦过后,甄某从李虹新处得知,有4袋炸药存放在邢台建筑公司施工队,几天后,李虹新将炸药送到距邢台市80多公里的邢台县城计头乡坡底村存地沟铁矿,另外一袋炸药去向不明。专案人员经查邢台县建筑公司施工队得知,那4袋炸药是李虹新托他堂弟李勇新送去的。

当夜,指挥部立即派人奔赴存地沟铁矿,证实了甄某的供述,并得知李虹新从去年10月以炸鱼为名,从矿上索要了透明小塑料袋炸药数十管,与“1·1”案物证完全相同。同时提取了李虹新事后存放与此,与“1·1”案现场炸药装置完全相同的电雷管2枚,次日,民警对皇寺炸药物品管理站的调查证实,甄某为李虹新购买的炸药确为5袋,40枚电雷管与“1·1”案现场爆炸装置完全相同。专案组围绕李虹新购买炸药的去向开展调查,经调查李虹新堂弟李勇新曾为李红新转移和藏匿过炸药,查明李虹新从皇寺民用炸药品管理站购买的5袋炸药有4袋已用在他开的存地沟铁矿使用,1袋其中的20公斤交给了其小舅子岳某藏匿,其中另外的20公斤一会说是口袋破了或老鼠咬了,散落在地上了,一会又说在转移时不知什么时间少了半袋,20公斤炸药去不明。

负责专案侦查的铁路公安局民警经过细致工作,终于查明李虹新所购买的100枚火雷管、40枚电雷管,部分电雷管交由他妹妹和小舅子家藏匿。2月8日晚李虹新又将其中70枚火雷管转移到存地沟铁矿矿长郭某家中,并让其销毁。北京铁路公安局刑侦处长周维章奉命率领专查组民警3次翻山越岭连续奔波48小时到邢台县城计头乡存地铁矿,从一个库房的墙缝中发现一管与“1·1”爆炸现场特征相同的硝胺炸药,并获取李虹新让郭销毁罪证的口供。在对存地沟铁矿进行购买炸药的调查时,发现炸药为透明小塑料袋包装的管状炸药,并将唯一的一管炸药进行技术鉴定,从包装的方法,到封口的手法,炸药的成分与“1·1”爆炸未遂案所用的炸药完全相同。

专案指挥部和专案组的视线终于集中在了邢台县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李虹新的身上,狐狸的尾巴终于被猎人牢牢地攥在了手中。

2月9日晚9时许,两辆桑塔纳轿车缓缓地停在李虹新家门口,刑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人刑同礼、四大队负责人宋卯德与另外四名民警奉命正式传唤李虹新。李虹新不在家中。民警静静地坐在车中,如同胸有成竹的狩猎者正在等待猎物投入早已布好的天罗地网。

午夜过后,那辆“大鼻子铁壳方屁股”的汽车驶了过来,车还未停稳,民警们已经恭候在车门两侧。

“李虹新,有些事需要向你了解,请你跟我们走。”李虹新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一天,没有挣扎,没有反抗,顺从地在民警的“帮助”下钻进了桑塔纳。2月11日,警方宣布对李虹新刑事拘留。

2月12日中午1时许,邢台市桥东区南长街58号门前出现了3条精干的汉子,他们是北京铁路公安局刑侦处长周雏章,河北省公安厅刑侦局刑警越宏磊,邢台市公安局刑警宋卯德,此行是奉命传唤李虹新的堂弟李勇新。进得门来,李勇新的妻子谎称李勇新外出不在,但机智的刑警赵宏磊一眼就发现在屋有一位身穿红毛衣蓝毛裤的年青人。经证实,此人正是李勇新,刑警们立即出示传唤证,将这位曾因致死人命,刑满后又参与制造爆炸案的亡命之徒收入法网。专案组通过调查了解到,李勇新会修电器,懂得电路知识,具有制作爆炸装置的重大嫌疑,而且在发案前他与李虹新接触频繁,关系密切。为了查实证据,北京铁路公安局局长姜战林特意指定侦察人员立即对李勇新的住处进行仔细地搜查。参战的铁路公安民警们从李勇新家中搜出导火索、集成电路板、焊接工具等制作爆炸装置的残留物,经提取李勇新的指纹鉴定,确认“1·1”案件爆炸装置上的指纹系李勇新所留。

虽然露出马脚、走头无路,但李虹新确被一种侥幸心理驱使着,企图蒙混过关。专案指挥部从各市县公安局抽调了12名经验丰富、智慧过人的审讯人员,对李虹新展开了强大的政治和心理攻势。他先是百般狡辩,继而沉默不语,直到2月13日午夜,才开始痛哭流涕缴械投降。

2月14日上午,随着李虹新心理防线的全面溃败,震惊全国的“1·20”特大铁路爆炸案宣布告玻。但此时,此案的另一犯罪嫌疑人却已闻讯潜逃。

专案指挥部进行了缜密分析,认为时近年关,王庆虎出逃仓促,衣食无着,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离开刑台。于是,立即紧急动员全市公安机关各警种,布下天罗地网。按照统一部署,有的民警着装守候在各个路口,有的民警着便衣,或徒步,或骑车,或乘出租车,严密搜寻。车站、旅馆、公园、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公安民警警惕的眼睛。铁路警方也立即通报全路,全力以赴缉拿负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王庆虎。

2月14日8时,随着专案组第一副组长姜战林的一声令下,北京铁路公安局几百名精兵强将赴京广铁路线的所有列车和车站。一张缜密无形的法网迅疾张开,铁路公安民警在郑州、洛阳、商丘等地高度警惕地搜寻着可疑的目标。

2月15日,是农历除夕。这一天人们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准备过大年。远在异地他乡的铁路公安民警和当地的同行战友一道并肩作战,在温馨的节日气氛中,严密搜索、严格检查、严阵以待。下午4时许,专案组成员、刑台市公安局27岁的刑警孙玉昭与战友来到刑台北郊予让桥附近进行搜寻。这里分布着造纸厂废弃的料场、鱼种厂以及大片的麦地,平时人迹罕至,一片荒凉。他连续翻过造纸厂、鱼种厂的几面墙头,来到鱼种厂的西墙,发现墙上有一洞口直通麦地。他只身一人跃上墙头,居高临下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他远远的看到一条南北走向的土路上出现了一个身穿暗红色夹克的身影,两手插在上衣兜内,匆匆向北走去。孙玉昭顿时来了精神,他一面搭讪着,一面越下墙头向那人靠拢,在相距10米处,孙玉昭认出,此人正是王庆虎。

“庆虎干什么去?”

王庆虎一愣,还未等他反映过来,孙玉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去,将王庆虎按倒在地,一副锃亮的手铐套在王庆虎的双腕上。

“1·20”专案载入共和国的史册,公安部部长贾春旺签发嘉奖令,给侦破“1·20”特大铁路爆炸案专案组记集体一等功。3月26日,北京铁路公安局、河北省公安厅相继召开表彰大会,分别对“1·20”特大铁路爆炸案有功集体和个人进行重奖。

第四章:仕途生意的司法局长

身为司法局长,在县里也算是个人物,李虹新为什么要炸毁铁路,危害社会,自毁前程呢?

在邢台县,李虹新可谓是个知名人物,他1972年高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不久,他又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机警过人被调人邢台县公安局当了一名警员。在短短的几年里,他跟着老干警风里来雨里去,侦破了一个又一个刑事案件,受到了组织的信任,不久,即被任命为刑警队队长。

在主持刑警队工作期间,年富力强的他一边通过自学拿下了大专文凭,一边将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办案工作中,屡屡破大案,抓获了一个个为人们所切齿痛恨的罪犯,多次受到上级的表彰奖励。出于对他的信任,组织上提拔他为公安局副局长,主抓刑侦。

后原局长调任他处后,他又担任了党组书记一职,代理主持公安局的全面工作。那年,他刚满三十岁,是邢台县最年轻的正局(科)级领导。

正当在仕途上春风得意的李虹新做着稳坐公安局局长美梦的时候,1989年5
月,因工作需要,也是为了进一步培养锻炼他,县委将他调任政法委办公室主任一职。

虽是平职任用,但对野心勃勃的李虹新来说却是致命的一击。在他看来,公安局局长权力大,牌子硬,实惠多,而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虽说是一个正局级职位,但在这个清水衙门里,仅仅有个好名声,无权无势,只能事事求人,谁又能来求自己办事呢?因而,当他接到这个任命通知时,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去,但他又无力扭转,只好强带笑颜,内心快快地走马上任了。

如果说其在仕途上一帆风顺时他对党的培养还有一丝感激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对组织上则萌生了一种无名的不满,祸根亦是由此而种下的。

从走上新岗位的那一天起,他就挖空心思地考虑着如何早日重新起飞,另谋高就。他找书记、县长,托熟人,跑关系,费尽了心思,终于在1990年10月,被任命为邢台县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那年他才33岁,在全县数百名局级领导中是最年轻的。

按理说,李虹新当上一把手后该心满意足了,其实不然,李虹新心里仍然窝着一口气。在他眼里,司法局局长,职日常烦琐事儿不少,实惠和权力却没有多少,比原职强不了多少,按他的年龄和能力,应担任更重要的职务。特别是不久前县公安局局长被确定为副县级待遇后,他的心里更加感觉到不平衡,认为那个职位本来是属于他的,而被领导给剥夺了,因而感到恼怒愤慨。

他错误地认为,自己之所以被冷落到这个闲职上,主要是向领导进贡不够所致,由此感到前途渺茫。心灰意冷的他对仕图感到失望和厌倦。

就在这个时候,昔日的一个朋友找到了他,讲道:虹新,反正你的官也当到头了,再干下去也是这样了,现在,我正在和别人搞铁矿开发,你不如人个股,赚了钱准亏待不了你;你是局长,在县里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有什么麻烦事,你替我们活动活动,矿上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李虹新闻听一思忖,这事儿值得干,既然仕途不顺,何不乘机改弦易辙,抓紧时间挣点钱呢?他知道国家不允许政法干部经商做生意,但转念一想,这是把股份人在朋友的手里,只要自己和朋友不说谁能知道,即使是被人发现,充其量不过是违纪,以现在的身份,也给不上什么处分。主意一定,他当即答应朋友之约。之后,他东凑西借,再加上自己的积蓄。将筹集的数万元人了办矿的股份。

在此之后,他受朋友之托,跑有关部门疏通关系,使办矿一事得以顺利发展。

然而几年过去后,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由于种种原因所致,朋友办的矿山赔了本,他投人的股金几乎血本全无。金钱梦的破灭,在李虹新脆弱的心理上无疑又是沉重的一击。

第五章:恶念生于一瞬之间

如果说李虹新在商海失意后能够认真地反思一下自己,幡然醒悟,振作精神,凭他的才学和能力,他极有可能成为一个事业的成功者。然而,爱钻牛角尖的他却把所有过失都归结于党和政府对他的不公。他认定了这样一个死理,假如不是组织上不重用他,他也不会暗地里游身于商海,更不会落个鸡飞蛋打的结局。

在狭隘思想的支配下,对现实和社会的不满油然而发,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和罪恶念想慢慢地滋生了起来。

他想:“既然你们(指组织和领导)不让我好过,你们也别想过好,制造个事儿,让你们也受受罪(指处分)。”怎样制造一个事端,李虹新苦思了许久,最后选定了制造爆炸事件。

他知道此事重大,自己一个人难以完成,便暗暗地物色着可利用和可作帮手的对象。很快,他盯上了与他私交较好的县档案局业务指导科副科长王庆虎。

时年46岁的王庆虎在县城里也是个出名人物,别看此人官不大,但为人仗义豪爽,爱交朋友。由于供职的单位事儿不多,便以其家属的名义在城内开了一个名叫“聚仙阁”的饭店,平时很少在单位,一头钻在饭店内搞经营。这些年,饭店如雨后春笋,纷纷兴起,一个小县城竟达到近百家之多,同行之间的激烈竞争,使“聚仙阁”生意难做,气得王庆虎只骂工商局、税务局只管收钱不顾控制饭店的快速增长。在商海中奄奄一息的他经常在私下里向李虹新发泄着心中对社会和政府的不满,直抱怨自己官升得慢、钱挣得少是朝中没后台。

李虹新和王庆虎同属邢台县宋家庄乡人,是地地道道的老乡,平时他们交情较深,彼此都很关照,特别是身为局长的李虹新经常带些请客的人光临他的小店,使王庆虎从中受益。因而李虹新断定,王庆虎无论是从个人感情上,还是他本人的心理上,无疑都是最佳的人选。

1998年夏季的一天,心怀鬼胎的李虹新和王庆虎坐在一起喝酒闲聊。酒过半斤之后,李虹新小心翼翼地端出了自己想制造事端的想法。王庆虎一听不仅没有丝毫推辞,反而跃跃欲试激动道:“李局长,这事儿你算说到我心里了,你说吧,咱哥俩咋干?”

李虹新一看王庆虎乐于配合,便放下了心。他不慌不忙地诡秘道:“这事儿不能急,咱们得稳妥点来。这样吧,我先想法搞点炸药,然后咱们再找机会行动。至于爆炸的地点,我看最好是市委或市政府,这样影响会更大。这事你多想着点,咱哥俩再最后定。”

10月上旬的一天,李虹新从与朋友合资经营的某铁矿内索要出铰油膨化硝铰炸药34管,共计6.9
公斤。此后,他又从某药管站购得硝按炸药5 袋,将其中的一袋(40市斤)放在了王庆虎开的“聚仙阁”饭店内。

炸药配齐之后,李虹新又为配制炸药作了精心安排。他来到市里,找到经营公用电话亭的堂弟李勇新,请他来帮忙。

李勇新原是邢台市机电学校职工,生性野蛮,1982年在第一次“严打”期间因打架斗欧伤害致死他人被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入监后,身为堂哥的李虹新不仅对其家人竭力关照,而且还通过熟人朋友对在押的李勇新问寒问暖。1997年7
月,李勇新刑满释放后,对堂哥李虹新在患难中的相助自然是感谢不尽,视他为恩人和知己。当李虹新找到他要其制作两套定时爆炸装置时,他明知堂哥的用途可能不当,但还是毫不推辞、热情地一口应承了下来。1998年9月,李虹新托其堂弟李勇新为其制造爆炸装置,并先后4次进行试验,直至试爆成功。李勇新便将自己精心制作的两套爆炸装置交到了李虹新的手上。

第六章:作恶社会终害己

炸药和引爆装置全部配齐后,李虹新和王庆虎便加快了实施犯罪的步伐。他们把爆炸的目标选定在市委大院。为扩大影响,他们把爆炸的时间定在了1999年1
月1
日。李虹新对王庆虎说:“这个日子最好,只要炸药包一响,不管有无人员伤亡,邢台市委大院被炸的消息很快就会引起中央和省里的关注,很快就要有人倒霉。”

由于市委大院有武警守卫,内部情况他们又不太熟悉,不敢贸然将炸药弄进市委办公楼,经过反复查看地形,他们最终确定将炸药包放在市委西墙外胡同的女厕所内。

1999年1 月1 日凌晨2
时许,李虹新、王庆虎两人驾驶着司法局带有“司法”字样的蓝白道“星达”牌汽车,携带装好定时装置的炸药包,来到邢台市委西墙外,将引爆时间设定在上午8
时45分至9 时之间,把炸药包放到女厕所便池内后,便匆忙离开了现场回家听候喜讯去了。

初次作案,毕竟心慌手乱,将引爆装置没有联接好,他们上午在家里等了大半天也没听到爆炸声,知道这次爆炸行动失败了。

不久,他们听到了公安机关正在对这起未遂爆炸案进行调查时,心里暗暗窃喜。

事隔不久,李虹新和王庆虎又聚在一起密谋商议再次实施爆炸事宜,李虹新说:“上次没把市委大墙炸倒,咱们还得继续干。”王庆虎有点胆怯,说:“现在公安局对上次那件事查得正紧,咱们是不是缓一段时间再搞?”李虹新见王庆虎想打退堂鼓,便鼓劲道:“怕什么?我搞了多少年的公安,凭我的经验,越是在这个时候行动越保险。公安局现在的精力是放在破案上,并不会派多少人去警卫市委大院。这点,我比你懂。”

在李虹新的煽纵下,王庆虎又来了劲头,两人又商议了一番,决定在1月20日晚再次到市委大院实施行动。因为1
月20日省人大、省政协正在开年度全体会议,这期间发生的爆炸案,中央和省里无疑会更加关注。

1月20日晚7
时许,李虹新再次开着自己的坐骑“星达”汽车和王庆虎携带炸药包来到市委附近,伺机实施犯罪。此时,邢台市委周围的马路上车流如水,行人很多,他们见无法下手,便临时商议确定——炸京广铁路去,大动脉一断,必然惊动上头。

随即,他们开车窜出市区,沿107
国道向北行至京广铁路邢台至官庄段的一乡村公路口时,王庆虎从车上卸下自行车,驮着炸药来到京广线下行368 公里980
米处,用颤巍巍的双手将炸药包安放好,然后设定好引爆时间。8 时3
分,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震惊国内外的“1.20”爆炸案发生了。

炸药包爆炸的气浪未散,李虹新和王庆虎迅速驾车逃离了现场。当晚临分手时,李虹新叮嘱王庆虎道:“这事儿是要掉脑袋的,到死都不能说。”不知是恐惧,还是激动,王庆虎只是连连地点了几下头,平时口齿伶俐的他此时竟然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1999年2 月24日,经邢台市人民检察院批准,李虹新、王庆虎因涉嫌爆炸罪、破坏交通设施罪逮捕,3
月25日,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4月初此二人同时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执行死刑。此案创造了邢台市司法史上和新中国审判史上审判和枪毙执行用时最短的最快纪录,至今没有打破。同案李勇新因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罪也受到了相应的刑事处理。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