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元引发的碎尸案

xtxxw 14天前 29

酷爱篮球的凶手

3月30日上午,地处武都城东汉王镇的陇南卫校,一间能居住13人的集体宿舍里,两张床铺空了下来--一张属于李坤,另一张属于他的室友冯某。

两张空铺、一起惨案:冯某尸分多处,李坤锒铛入狱。

2010年3月20日晚10时30分许,武都区环卫所一名职工在东江镇郭家村垃圾处理场发现部分人体尸块,随后武都区警方介入调查。经过专案组民警的大量排查确定遇害者后,警方初步确定李坤为重大嫌疑人。3月22凌晨3时许,专案组民警在陇南市卫校2008级药剂班宿舍内将李坤抓获。据李坤的舍友讲,民警抓人时,李坤正在睡觉,当专案组民警从床上摇醒李坤时,李坤并没有紧张,而是很坦然地穿好衣服和鞋子,还特意加了一件外套后跟随民警离开了宿舍。

李坤睡在离宿舍门口最近的一张床上,运动裤、行李包整齐地码放在床头,紧挨着李坤铺位的床此前一直空着,原因是李坤爱打篮球,身上经常有一股子汗臭味,室友们都不愿睡他旁边的床铺。

“每晚熄灯后,大家都躺在床上听李坤滔滔不绝地讲篮球、讲NBA,直到所有人都睡着了,他才会睡。”李坤爱篮球,室友们都知道。

在第二天的清晨,时常寝室的所有人都去上课了,李坤却依然蜷缩在被窝里,继续着他的美梦。

“几乎没见过他怎么上过课,就算是去了,他也常常睡觉,或者跟身旁的同学打闹。如果哪位老师批评他,他就跟老师发脾气。”李坤的一名室友告诉记者。

3月30日上午,在李坤的老师——陇南卫校08药剂班班主任王桂全的办公桌上,一张《关于对08药剂班学生李坤的违纪处理决定》格外醒目:2009年6月22日,李坤因旷课被学校给予留校察看处分。处分期间,李坤又不服从班级管理,多次旷课,也不参加集体活动,学校再次根据《陇南卫校学生违纪处理暂行条例》的规定,决定给予李坤开除学籍处分。

“不服从管理,经常旷课睡觉,对一些小事情不忍让,时常会参与打架斗殴。”言语之间,记者能感觉到,李坤让王桂全很头疼。李坤被开除学籍之后,他的家长一再向学校求情,最终,他被安排成为了一名非在册的旁听生。王桂全说,自从旁听之后,李坤没有再打过架。

在王桂全的眼中,李坤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李坤爱篮球,王桂全也爱打篮球,案发后十几天,两个人还在学校里一起打过好几场球。说到篮球,班主任王桂全突然难掩对李坤的惋惜之情。王桂全说:“李坤打篮球时的表现非常积极。”

在李坤寝室的墙角处,受害人冯某的床铺也永远地空了出来。对于十几天前的凶案,王桂全称“这是一件超乎想象的事,感觉他并不是一个很残忍的人”。


父母离异的生活

然而,就是这个似乎“不是很残忍的人”,却干出了极其残忍的事。

和李坤的寝室一样,他的家也在案发后沉寂了。房门紧锁,记者按了几次门铃,房里都无人应答。

李坤的父亲是一名长途客车司机,自从案发后和警察一起出现过一次之后,邻居们就再没有见过他回家,从3月30日晚至31日晚,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与奔波在外的父亲相比,李坤的母亲在邻居们眼中更陌生。一位知情的邻居说,大家几乎没见过她几次面,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只是听说她很爱打麻将,时常遭到李坤父亲的打骂。三口之家里,邻居们对李坤最熟悉,印象也不是很差。“看上去有点内向,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见了人都会主动打招呼。”一位熟悉李坤的大妈说,平时很少见李坤笑,好像心里闷着什么事。

第一次听到李坤行凶的事情,李坤的二姑当场就晕倒了,她怎么都无法相信李坤会杀人。原来,李坤刚满1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和父亲离了婚。李坤在奶奶的呵护下度过童年,直到2003年,李坤11岁的时候,李家因为拆迁旧房分到了新楼房,李坤的母亲突然又回来了,但却很少回家,和李坤的关系一直处理得不好。今年2月7日,长期患病的奶奶突然去世,出殡当天李坤在墓前哭了很久,悲恸的哭声打动了所有到场送葬的人。18年来,李坤的姑姑们从没见孩子那样哭过。2月13日,奶奶的“头七”,李坤跟爸爸及两位姑姑给奶奶上坟,下午回到家后,悲伤过度的李坤突然打开窗户,大声哭喊着说要跳楼去找奶奶,这一举动让李坤的爸爸和姑姑们都非常吃惊。李坤的大姑说,当时她紧紧抱住李坤,她的手都拽破了,才将李坤拉了回来。之后,李坤发脾气,一头撞向家中的衣柜,衣柜被撞破了一个大窟窿。

担心李坤会出事,李坤的二姑夫还专门陪着他住了半个月。两位姑姑对他的生活也非常关心,经常到李家给他做饭,洗衣服,而李坤也很听两位姑姑的话。

在整个家庭中,李坤和奶奶的关系是最好的。奶奶患病的时候,李坤忙前忙后,又是买饭又是倒水,很懂事。奶奶在世的时候,很疼爱李坤,经常会给李坤一些零钱,拿了钱,李坤便会去上网,但每次奶奶让他什么时候回来,他一定能够按时回来的。李坤的两位姑姑都是下岗职工,家里条件都不太好,李坤的大姑直到现在还租房子住,所以平时并不怎么给李坤多余的零花钱。同时,因为担心李坤在学校迷恋上网耽误学习,所以平时他们对孩子在经济方面管得比较严。“我们并不知道他欠了别人的钱,如果知道,我一定将钱亲自还给他的同学。”

“孩子做出这样的事,让我们太吃惊了。”李坤的大姑说,因为就在事发后的3月10日、17日,她们还去过李坤家,当时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看到眼前的一切,她和妹妹在心里还默默赞许,夸李坤勤快,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600元赌债引发血案

不相信和太吃惊的背后,其实早已隐藏了一颗被扭曲的灵魂包藏的祸心。

无论上学还是在假期,李坤呆在网吧的时间明显多于其他同学。

李坤的室友称,他爱上网,但是只要他上网都会看到李坤在线。除了上网,李坤还有吸烟喝酒的嗜好。李坤花钱手很大,平日抽的烟都是十几元一盒的黑兰州。李坤的一名朋友调侃道:“虽然他抽的是黑兰州,但是他口袋内也许只剩下3元钱了。”

“他只让别人对他好,但绝对不记别人的好,说翻脸就翻脸。”曾和李坤走得非常近的同班同学符永清告诉记者,他和李坤在一起玩的时候李坤总是很霸道,吃饭经常不掏钱。有时候李坤回家没车费就向他借钱,但每次他向李坤索要借款的时候,李坤都会很生气,经常和他发生争执。到后来,室友们开始渐渐疏远李坤。

向同学、室友借钱是李坤经常干的事。截至案发,李坤还欠同宿舍张涛400元,符永清300元,还有部分同学20元、10元不等。他们都曾向李坤索要过这些借款,但李坤总是以各种借口拒绝偿还。据李坤的室友讲,李坤到处欠钱,借同学的钱大部分都是还了别人的旧债。

正是这些欠款,最终使他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李坤杀人碎尸案随着当地媒体的报道很快传遍了武都城。令所有人震惊的是,李坤挥刀杀死自己的同窗是为了600元赌债。

追溯这600元赌债,还得从2009年9月份说起。当时,李坤在宿舍与同学参与赌博时,欠下了同寝室学生冯某的这笔债务。案发前,冯某连续催促李坤快点还钱,但是李坤一直无力偿还。

2010年3月7日,开学刚刚一周。当晚7时许,李坤以商议如何偿还冯某600元赌债为由,打电话将冯某约到其家中,协商中两人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李坤在向警方供述时说,当晚冯某告诉他,如果不及时偿还赌债就要加倍。此时,李坤便产生了罪恶的念头。随后他借故到厨房将菜刀藏在了腰间,趁冯某不备之机,朝冯某头部猛砍数刀,致冯某倒地后,李坤又将冯某拖至卫生间继续用菜刀猛砍其头部致其死亡,并拿走了冯某的手机……

这一天,距离李坤奶奶去世刚刚一个月。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坤开始疯狂地肢解冯某的尸体。他从商店买来一整包黑色塑料袋,将肢解后的尸体装入塑料袋藏在其卧室的床柜内,并于3月9日13时、14日13时、19日20时许分三次将分解的尸块分别扔到武都区城关镇樊家山一小窑洞内、城郊乡桥头村一垃圾箱内和武都区第一人民医院门前的垃圾堆里。


是幼稚还是残忍?

18岁学子的这一残忍举动,震惊了武都城,也惊动了公安部和省公安厅。

3月7日,是陇南卫校春季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李坤是当天下午离开学校的。3月8日,08药剂班学生杨喜成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冯某手机的短信:“我有事去临江。”大家信以为真。所以在冯某失踪的日子里,同寝室的学生和王桂全并没有马上去找冯某。3月9日中午,李坤按时返回到寝室,刚刚走进寝室的他还假意向室友们打探冯某的消息:“冯xx去哪儿了?”

3月12日,王桂全多次拨打冯某电话无法接通。按照冯某以前的习惯,不可能旷课达3天之多,王桂全隐约意识到冯某是否发生了什么事,随即便联系到了冯某的家长。学校和家长搜遍了所有冯某都可能去的地方,但依然杳无音讯。3月16日,冯某的父亲向武都警方报了案。

至此,李坤在学校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他依然在每天晚上给室友们讲着篮球,说着NBA,还是像往常一样不去上课,继续睡他的懒觉。在李坤被警方带走之前,就连和李坤打了好几次篮球的王桂全“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

3月19日下午,同寝室学生张涛打电话向李坤索要400元欠款时,李坤要求张涛晚上去他家,他将在家中给张涛还钱。当晚7时许,张涛独自来到了李坤家,但张涛去的时候李坤并不在家,张涛便返回到了学校。张涛怎么也不会知道,此时,李坤正在将冯某的部分尸块抛向武都区第一人民医院门前垃圾堆。

而就在当晚,李坤还特意邀请他们同宿舍的3名同学到他家去打了一夜麻将。谁都不会想到,就在他们玩牌的那个卧室内的床柜内,当时还藏有受害人冯某的部分尸体。

案件的侦破很快有了进展,李坤迅速进入了办案民警的视线。然而,办案民警第一次找到李坤谈话时,李坤很坦然地用各种谎言“否认”了作案的事实。

就在李坤暗自侥幸逃脱了警方的排查时,专案组民警综合技术鉴定和外围调查的结果,再次锁定李坤就是重大犯罪嫌疑人。3月22日凌晨3时许,警方从学校寝室将李坤带走。这一次,李坤再也没有回去。

审讯工作非常顺利,办案民警很快便攻破了李坤的心理防线,李坤对于自己杀人碎尸的事实供认不讳。接下来的两天中,李坤配合办案民警指认了抛尸现场。

2010年3月28日下午,当地公安部门正式通报“3·20”杀人碎尸案成功告破。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