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胜轮”劫持事件始末

xtxxw 14天前 48

万吨巨轮顿失影踪

1998年11月12日上午,上海港码头。23名中国船员登上了1.6万吨轮船“长胜”号, 即将开始又一次远洋航行。“长胜”号是香港惠博航运公司在巴拿马注册的一艘散装货轮,其目的地是马来西亚巴绳港。船上满载着近 1.4 万吨炉渣。船上的23名中国船员是广州远洋公司下属劳务输出部门提供给船东的全套船员。按照惯例,航行期间, “长胜”轮每天上午向船东总部报告方位及航向、航速等情况,以便公司及时掌握货轮的行程。

16日上午8时,“长胜”轮照例向总部报告,这时,该船正位于福建东山岛和广东饶平县交界处对开海面的国际航线上。但是,此后的日子里,“长胜” 轮便如断了线的风筝,无论公司怎样呼叫,无线电里依然杳无音讯。

广州远洋公司向广东省公安厅紧急报警--“长胜”轮失踪了。

10具尸体漂浮海面

广东省公安厅接到报案后,指示公安厅刑侦局全力破案。很快,从粤东汕尾传来了惊人的消息!12月22日,在海上作业的汕尾渔民陆续在汕尾城区、 陆丰、 惠来 县对开的海面上,发现了10具无名尸体。 这些尸体均留下了被杀害时的共同特征:全部被人用绳子捆绑,身上都绑了铁块,不少人身上还有明显的钝器伤,有的船员是被打昏后丢进海里的,有的甚至直接被丢进海里。

作案者手段之凶残令人发指!刑侦人员和法医紧急赶往现场,通过辨认遗物和 DNA 分析、颅骨图像组合技术等手段,鉴定结果令人大吃一惊:10具尸体竟然全是失踪 的“长胜”轮上的中国船员!这些迹象表明,“长胜”轮被海盗劫走已是无疑了。但是,这是一伙什么样的海盗呢? 他们是从什么地方下手的呢?刑侦人员请来了海洋学专家一同分析案情。

专家注意到,已发现的船员尸体全部集中在粤东的海丰、陆丰、惠来对开海面约10至20海里处,他们结合当时的季节和海水流向等因 素推断:这23名船员的遇害地点不会是在公海,很可能就在不远的内海。“这说明,海盗劫持了‘长胜’轮后,曾经靠近过内海的某个地方。”办案人员根据专家的分析,初步得出这样的结论。

据此,省公安厅决定在加强海上寻找线索的同时,把侦查工作的重点移向陆地。为了打开本案的突破口,专案组决定请派飞机在海上进行低空搜索,加强对广阔海域的监控,希望发现“长胜”轮的踪影。

1999年元月8日上午10 时,一架运七飞机腾空而起,沿着阳江到汕尾的广阔海面,低空飞行搜索。当飞机在海面上搜索之时,广东公安边防海警支队的五艘巡逻艇也劈波斩浪,在这一海域执行搜索任务。 香港警方也调动警力,在香港水域和所属的岛屿搜索,并在香港的数百个船厂、船坞进行例行检查。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也派出直升机在空中进行搜索。但是,这一切努力均没有收到明显的效果。

惊天大案显端倪

打开本案突破口的,是公安人员在拉网式搜查中发现的两艘铁壳船。 1998年12月底,专案组办案人员在东南沿海某地查找到两艘怀疑是 劫匪用来劫持“长胜”轮的铁壳船。在其中一艘船上,刑侦人员发现 了强烈的碰撞痕迹。经过技术分析,证实就是此船与“长胜”轮发生 过碰撞。 在该铁壳船里,还发现了与捆绑死者绳子完全相同的绳子。 找到了作案用的船,办案人员很快就顺线摸到了多名可疑人员。

1999年元月3日晚上,根据线索,专案组在海丰县缉捕了劫匪出海时所乘之船的船主黄达铭。经过审讯,该嫌疑人初步交待了作案的过程,并供认在船上具体负责指挥作案的,是一名为索尼·韦的印尼人和一名叫贾宏伟的内地人,“两人很可能还藏匿在深圳”。

据此线索,深圳市民警在深圳发现了贾宏伟的落脚点。专案组及深圳指挥部组织200多名民警对两名疑犯落脚的地方设置了层层包围圈。

1月4日,刑警见贾宏伟出门来到一间银行取钱,但储蓄卡被柜员机吞掉,空手而归。他们断定,贾宏伟仍会回到银行取钱,便在银行储蓄所附近布满便衣警察。

次日下午,贾宏伟再次走进银行大门,从 四面冲上来的众刑警将贾宏伟扑倒在地,刑警如叠罗汉一样将贾宏伟 重重压在地上,使他动弹不得。刑警们乘胜追击,把正在床上熟睡的索尼·韦擒获。

经过审讯,两人供认了持枪抢劫“长胜”轮并将船上23名船员全部杀害的犯罪事实。

国际海盗内外勾结

这是一起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由国际海盗集团直接操纵指挥的特大海盗杀人劫船案。这个集团首脑是东南亚某国人,他们熟悉通往东南亚海运航线的情况,从去年上半年起,这个集团数次指派“马仔”进入中国大陆策划组织犯罪活动。广东汕尾人翁泗亮于去年上半年与索尼.韦(印尼人)和贾宏伟纠合一起,多次密谋策划抢劫海上船只。

去年11月15日,这伙人驾驶冒充的公安边防缉私艇,携带长短枪 支,由饶平柘林港驾船出海。翁泗亮在陆地上负责全权指挥和接应配 合索尼·韦、贾宏伟负责海上行动指挥。

11月16日,铁壳船发现了万吨轮“长胜”号。“长胜”轮吃水较深, 他们以此断定这船装满货物,便鸣枪追赶,并强行截停巨轮。贾宏伟、 索尼·伟等18人强行登船,将该轮全体23名船员带上手铐,押到甲板上。

部分团伙成员则驾铁壳船返回饶平。索尼·韦、贾宏伟等18人洗劫了“长胜”轮船员的财物。“长胜” 轮在福建至广东沿海漂游了8天时间,才与岸上的翁泗亮取得了联系。翁泗亮一听船上所载的都是不值钱的炉渣,极为恼怒,即决定杀人劫船。

11月24日晚11时许,23名中国大陆船员被杀害。18名劫匪全部参 与了这次犯罪活动。翁泗亮将贾宏伟、索尼·韦等人接下“长胜”轮, 并交给贾宏伟等人79万元酬劳费。

据交待,“长胜”轮大约在12月下旬从汕尾海面往东南亚方向驶去, 目前仍未有货轮的消息。

追捕“一号”主犯

根据索尼·韦和贾宏伟的供述,办案人员又在深圳抓获数名犯罪嫌疑人。为了追捕“长胜轮案”的漏网疑犯,专案组民警攻坚克难,辗转湖北、四川、重庆、辽宁、天津、云南等12个省、市、自治区和广东省10多个市县,先后抓获近30名犯罪嫌疑人。

至此,“长胜”轮案的 50 多名涉嫌参与的团伙成员都已先后在深圳和汕尾落网,唯有此案的主要策划者、一号主犯翁泗亮一直在逃。

翁泗亮30多岁,当过兵,复员后在汕尾一信用社任过保安员,随后在汕尾一带海上干着“打家劫舍”勾当。1999年1月,当翁泗亮得知劫匪出海时所乘之船船主黄达铭被专案组捕获的消息后,立即准备外逃。 实际上,翁泗亮只是放了一个烟雾弹,他已潜逃至番禺某镇, 住在派出所对门的出租屋里一个星期。事后,他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就这样,在半年的时间内,办案人员再没有找到有关翁泗亮的蛛丝马迹。

一时间,追捕工作陷入僵局。1999年7月23日,专案组决定改变策略,将对“长胜轮案”的侦破工作由秘密行动改为公开搜捕,并制定出一个“敲山震虎、引蛇出洞”的追捕方案,并下达死命令:在 1 个月内将翁泗亮抓获归案。

从7月28日起,专案组在3天之内,依法传讯了翁泗亮8个亲属。被传讯者形态各异:翁的哥哥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翁母却是又哭又闹, 仗着自己是当地“著名神婆”,竟以“通灵”的方式断定自己的儿子 不会犯罪。翁泗亮的父亲翁汝南起先也是装疯卖傻,在审讯室当场 “羊痫风发作”,办案人员也很“重视”,马上请来医生,现场测其血压、心跳,还为其做了个脑电图,结果发现一切正常。他见蒙不过去, 最终也讲了些实话。根据这次传讯,办案人员得到了极有价值的线索: 翁泗亮的义兄李忠曾经在春节前看望过翁的老婆罗丽明,并送了500 元钱。据此,办案人员顺藤摸瓜,发现李忠真名叫李永顺,香港人,在深圳娶有两个老婆。专案组决定从密捕李永顺入手,打开僵局。

8月12日凌晨,大雨滂沱。专案组得到了李永顺已到厦门的情报, 连夜派民警赶往福建。12日,在排查了厦门所有酒店、旅馆的住客名 单之后,才发现李永顺用假名竟住在市公安局对门的一家宾馆内,民 警们立即入住。

当天晚上,李永顺被捕。李永顺交代:翁泗亮在番禺藏匿。这一情况, 立即随着电波反馈到深圳。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专案组经审问本案有关人员,得知了 翁泗亮藏匿地点。8月14日晚上10时惠来县鳌江镇龙舟村万籁俱寂。8辆警车开至村边,深圳、汕尾两地40多名全副武装的刑警、武警将龙舟村包围得严严实实。

经过236个日日夜夜的追捕,一号人物就要落网了,刑警个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一名民警攀上树头,从高处看到平房客厅内一男子穿着大裤衩子,悠悠然地坐在那里看电视。刑警们一拥而上冲入客厅,几支黑洞洞的枪管对准那人。经确认,正是本案第一号人物 翁泗亮。

1999年12月22日,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翁泗亮、索尼-韦、贾宏伟、李长虹、郭润鹏、杨向忠、杨景韬、马爱军、刘北海、田明海、尹延斌、路旭、黄达铭死刑。一审宣判后,翁泗亮、索尼.韦等16名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 。2000年元月10日,广东省高院终审判决维持对翁泗亮、索尼.韦等13名主犯的死刑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对广东省高院的判决予以核准。

2000年元月28日上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汕尾38人特大海上杀人、抢劫案中的翁泗亮、索尼-韦等13名主犯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